煤粒损伤对大中孔孔隙长度分布的影响

bossliu 通过bossliu

煤粒损伤对大中孔孔隙长度分布的影响

体积分布函数除以圆柱形孔的截面积便可以得到煤粒总孔长的变化,即孔长密度的变化。

图1给出了最大粒径(1-3 mm)与最小粒径(~0.074 mm)煤粒孔长密度的分布特征。

与孔容和比表面积分布相似,除中孔阶段柳塔煤样~0.074 mm的比表面积曲线略低于1-3 mm的比表面积曲线外,柳塔煤样大孔阶段、双柳和大宁煤样大、中孔阶段~0.074 mm的比表面积曲线均高于1-3 mm的曲线。

由于单位体积内的煤粒个数及煤粒形状未能确定,所以煤粒的总孔长并不能得出,只可得到特定孔径下的孔长密度。

表1给出了在孔隙种类分界点(10 nm、100 nm和1000 nm)处的孔长密度大小:

  • 在10 nm处,各煤样的孔长密度均在107数量级左右,其中柳塔煤样和大宁煤样孔长密度随粒径变化不大,而双柳煤样孔长密度则随粒径减小而降低;
  • 在100 nm处,各煤样的孔长密度均在103数量级左右,其中柳塔煤样孔长密度随粒径减小而降低,双柳煤样孔长密度随粒径减小而升高,大宁煤样孔长密度随粒径变化呈波动状,柳塔、双柳和大宁~0.074 mm煤样100 nm处的孔长密度分别是1-3 mm的0.58倍、2.45倍和2.88倍;
  • 在1000 nm处,三种煤样的孔长密度在102数量级左右,且均随粒径的减小而增大,柳塔煤样从14.42 m/(nm·g)增长到了85.89 m/(nm·g)(5.96倍),双柳煤样从3.81 m/(nm·g)增长到了46.80 m/(nm·g)(12.28倍),大宁煤样从7.6 m/(nm·g)增长到了91.79 m/(nm·g)(12.08倍)。
煤粒损伤对大中孔孔隙长度分布的影响插图
图1 不同粒径煤样大孔和中孔孔长密度分布
(a:柳塔煤样;b:双柳煤样;c:大宁煤样;d:最大粒径与最小粒径100 nm处孔长密度对比;f: 最大粒径与最小粒径1000 nm处孔长密度对比)

表1 孔隙类别分界点孔长密度统计(压汞法)

煤粒损伤对大中孔孔隙长度分布的影响插图(1)

关于作者

bossliu

bossliu administrator

清醒 专注 努力

发表评论

Captcha Code